第一百一十二章 白山亭之邀

听书 - 从2008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清明节过后的第二天,他们便启程回了青山。

一中校门口,程立学跟林初恩拿着行礼下了车。

林芸道:“小恩,咱们可说好了,过两周到我们家住一天。”

“嗯。”林初恩点了点头,道:“到时候我会去的。”

虽然学校里说是放了三天假,但第三天的晚自习他们还是得上的。

因此程立学也跟林初恩一起下了车。

现在才下午三点,程立学到了学校后,陈武他们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到网吧玩几把游戏。

闲的无事,程立学也就去了学校旁边的穿越网吧。

这网吧是最近新开的,去年的时候还没有。

这名字,一看也是因为穿越火线起的。

走进去,程立学给了钱,在陈武他们的旁边开了台机子。

“哪个频道多少房?”程立学问道。

“爆2第五频道13号房。”李文波道。

程立学登录了江州一区,然后进了他们所在的房间。

是新年广场的爆破模式,他们已经打到了第三局。

程立学加入战场,他FPS玩的并不好,玩CF,他更喜欢玩生化,或者是挑战这种模式。

接连两次很快就被干死之后,程立学卡起了箱子。

09年初的CF,还没人会这一招,不像是几年后,玩这个模式一上来都在卡这个BUG。

然后,程立学就在房子上阴死了很多人。

“窝草,学哥你在哪里杀的人?”跟程立学一队的李文波手里拿着黄金AK惊讶地问道。

他还没看到人呢,人全死光了。

紧接着,又一局开始。

陈武作为他们对面的人,拿着AN94这把平民神器已经成功的把李文波给干掉了。

NA94这把枪,只有到了上士这个军衔时才能用商城里送的钱购买。

就在他走着静步想要继续去杀人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子弹,直接向着他身上射来。

嘟嘟嘟,这是M4A4的声音,也是程立学玩CF最喜欢用的枪。

一梭子M4A4的子弹直接把他给扫死了。

枪法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就是硬扫死的。

只是陈武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窝草,学哥你这人怎么在地下?怎么还有水。”李文波惊讶道。

“怎么杀的我,学哥在哪把我偷的?”陈武不解地问道。

“地下。”李文波道。

“去,不想说就不说。”陈武道。

“真是地下啊!”李文波道。

他死了是能切换队友视角的,他看的清清楚楚,程立学就是在他下面把他打死的。

虽然卡BUG能获得一时的快感,但是卡多了就没意思了。

稍微玩了会儿后,程立学起身离开。

也已经四点多了,程立学回了教室。

教室里的学生几乎都坐满了,程立学上楼的时候买了两瓶牛奶,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后,程立学递给了她一瓶。

林初恩想拒绝,程立学眉头一皱,她又乖乖地放下了。

时间来到四月,学校每一年一届的春之声文艺汇演即将来临。

每班都要有学生上台参加,到时候这个文艺汇演会在学校的大礼堂举行。

还是有分数排名的,每个年纪才艺表演排在前几名的班级,学校里会有奖金。

获奖的学生,同样也有奖金。

他们学校艺术氛围跟体育氛围很重,只是拔河以及运动会之类的体育比赛都在下半年,因此上半年的春之声,便是每个班级最重视的一个文艺表演了。

周二的时候,班主任王岳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程立学,让他去挑选几个有真正才艺的人上台参加这次学校举办的文艺晚会。

一个班级必须要有三名学生上台表演,这个表演可以是单独一个人表演一个,也可以是两个人一起合作。

毕竟里面还有相声什么的,这些都是需要多人合作的。

程立学接过这个一班文汇汇演填报的名单后,第一个就把白徵羽给写了上去。

她基本上是板上钉钉要参加的,就就算是她不想参加,老班也不会同意。

毕竟王岳还指望白徵羽能在这次文艺演出上获奖呢。

有了白徵羽后,那名单上就只剩下最后两个人了。

上午午自习,程立学走到了讲台上,他道:“谁有拿手才艺的,不论是唱歌,跳舞,相声,还是小品,都可以举手踊跃报名。”

结果到最后一个敢举手的都没有。

程立学有些无奈,这个会议汇演还挺重要的,班里除了白徵羽外,他也不知道谁还有什么好的才艺。

虽然有些人在上次元旦晚会上表演过节目,但那些节目想要获奖,根本不可能。

就像是林初恩那样,在那咿咿呀呀的小声的不知道在唱什么,哪怕她长的很漂亮,评委团也不会给什么分的。

剩下两人,程立学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选,等王岳来的时候,他直接去了办公室,把名单交给了王岳。

这剩下两人,还是让老班去选比较好,自己还真选不好,到时候要是选的不好上台丢了一班的人,这个责任程立学可承担不起。

“老师,除了白徵羽外,其他人我还真不知道怎么选,上午的时候我让班里那些有才艺的同学举手报名,结果一个举手的都没有。”程立学道。

王岳将他写的那份名单拿了过来,说道:“你上次元旦晚会唱的那首歌还挺不错的,既然没人愿意去,那你这个班长就得挺身作则。”

说着,王岳在名单上,写下了程立学的名字。

“反正名单得到周五上面才会要呢,剩下一个名额你再从班里多找找。”王岳将名单重新递给了他。

程立学:“……”

不过行吧,如果要论唱歌的话,除了白徵羽,班里那些人,确实还不如自己。

既然自己上的话,那第三个人选,程立学忽然有了答案。

回到教室,程立学对着林初恩问道:“学校里举办的这个春之声文艺汇演,你参不参加?”

林初恩摇了摇头,小声道:“我,我什么都不会。”

她的确什么都不会,小时候没学过钢琴,也没学过吉他,虽然那时候在市里读小学有音乐课,但以她的性子,不管唱的好唱的不好,都不敢上台表演。

去年元旦晚会,是她第一次上台表演。

如果不是程立学让她上来,她连在那小声地咿咿呀呀都不会。

“不会可以学啊!胆子大一点,这次晚会只要求每个班三名学生登台,并没有要求三名学生都得各自表演一个节目,我们俩可以合唱一首歌。”程立学道。

“我,我真的不行。”林初恩慌忙摇头道。

班内那次晚会当着几十人的面她就已经紧张的不行了,要是当着台下上千名学生的面,她就更不行了。

“确定不参加吗?”程立学问道。

林初恩的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就不怕我找其她的女生跟我合唱?”程立学问道。

“不,不怕。”她摇头道。

“还有,你找不找其她女生,跟我有什么关系?”她小声问道。

“行,这可是你说的,跟你没关系。”程立学笑道。

“嗯。”林初恩点了点头。

程立学也是故意逗她呢,其实班主任让他也参赛时,他连唱什么歌都还没想好呢。

只是想着如果林初恩参赛的话,两人可以在文艺晚会上合唱一首歌。

这也是一件挺浪漫的事情。

不过她不参赛的话,那这个愿望自然就泡汤了。

还有林初恩不参加的话,那这第三个名额,自己还得再重新找一个。

经过程立学连续好几天的层层筛选,总算是把第三个人选给确定了。

周康,没想到这家伙儿竟然还会一些口技。

听说他爷爷当年就是以此为生,他耳濡目染下学会了一些儿。

虽然只会一些简单的模仿动物的叫声,但也够了。

而且他模仿的一些动物,比如鸟鸣这些,还真的挺像的。

周四晚上,程立学把名单交给了王岳。

名单是交上去的,只是除了周康的口技外,程立学跟白徵羽的演唱曲目都还没有定下来。

不过还有一段时间,确实也不需要太急,现在也只是交参赛的名单。

周四晚上,白徵羽回了家。

她脱掉自己的鞋子换上拖鞋,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累死了。”她坐下来喝了口水。

“要不让你爸或者我每天开车接你算了,这家里离学校还挺远的。”陈秋道。

“他们能坚持下去,我为什么就不能坚持下来?”白徵羽道。

“就你能,那你回到家别嫌累啊!”陈秋道。

“妈,你这是打击我的积极性。”白徵羽道。

“对了,上次跟你一起跳水救人的那个男生是不是程立学?”白山亭忽然问道。

“程立学?”陈秋皱了皱眉,道:“《春风》的作者?”

“嗯。”白山亭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报纸道:“昨天一中的校长邀请我吃饭,说17号他们学校要举办一个文艺晚会,邀请我去参加,在酒桌上恰巧也说起了小羽那次英勇救人的事,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跟小羽一起救人的那个男生竟然会是程立学。”

“你怎么不早说呢?”白山亭道。

白徵羽捋了捋长发,问道:“早说什么?是不是程立学有什么关系?”

“还真有些关系。”白山亭笑了笑,道:“这个孩子我还真的挺喜欢的,十六七岁这个年级,能写出《春风》我倒是不惊讶,但是能写出《那些大山深处的人》这篇文章,那就真让人惊讶了,前段时间新华书城的总经理王开也看了这篇文章,也对这篇文章赞不绝口。”

白徵羽闻言撇了撇嘴。

看到撇嘴的白徵羽,白山亭笑了笑,道:“你还别真不服,你这个年纪还真写不出这篇文章来。”

“知道了,但也没有必要拿外人这般打击我吧?”白徵羽道。

“这不叫打击你,这叫你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比你更优秀。”白山亭道。

“对了小羽,下周有时间把他喊过来到我们坐坐。”白山亭道:“上次在省城见了他,让他有时间到我们家来坐坐,硬是一次都没有来,我还是第一次发现我这个省文联主席这么不值钱了呢。”

白徵羽愣了愣,道:“吧,你跟他说过这句话?”

“说过。”白山亭道。

“那这个程立学还真有意思。”陈秋笑道:“换成别人,要是你说出了这句话,恐怕早就屁颠屁颠的拿着礼物登门拜访了。”

“看来是我这个省文联主席的名头不够用了,要是换成老婆你的名头,他敢不过来?”白山亭笑道。

白徵羽想到这一幕,却噗嗤一声的笑出了声来。

要是自己母亲让他过来,他还真不敢不来。

“你拿个我这个市长当什么了?”陈秋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小羽,说真的,周六我正好有时间,让他来咱们家吃顿饭。”白山亭道。

“你爸还从来没有这么看重过一个人,看来是真喜欢了,小羽,周六带他来家一趟吧。”陈秋笑道。

“行吧,我是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么看重他,不就只是学习好点,写了本赚了些钱的书吗?”白徵羽道。

陈秋与白山亭闻言笑了笑。

周五,青山久违的下起了小雨。

“老板,三碗红油馄饨。”早自习下课后,程立学跟李文波几人在一家馄饨摊前坐了下来。

“好哩。”老板道。

几人将伞收了起来,放在了一旁。

春天的雨很碎,也很小,因此小摊老板搭的帐篷挡雨还是足够的。

“关于学校里举办的这次春之声文艺表演,你们有没有人参加的?”陈武问道。

“我被老班选中参加了。”周宏无奈道。

“周宏要表演什么?”程立学好奇地问道。

“准备和我们班另一名同学搭档表演一个相声。”周宏道。

“那想好是哪个相声没有?”程立学笑着问道。

“八扇屏之莽撞人。”周宏道。

“那你这个贯口还真挺有些难度。”程立学笑道。

既然周宏要表演相声,他肯定是逗哏,莽撞人这个相声,难就难在逗哏的这一段贯口上。

“是有些难度,不过多练练,上台表演还是没问题的。”周宏笑道。

“对了,学哥你参加没有?”周宏问道。

“也被老班选中了。”程立学道。

“什么才艺?”李文波问道。

“唱歌,但具体唱什么歌,还不知道呢。”程立学道。

“那咱们还成为竞争对手了。”周宏笑道。

“那可不是,我们班要拿奖的人是白徵羽,我只是上去充数的。”程立学笑道。

“白徵羽?”周宏讶然,道:“那我们班老班想要拿这次春之声大奖的美梦看来是无望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又有几人打着伞走了过来。

“老板儿,四碗馄饨。”有名女生道。

“好哩,你们稍等。”老板道。

几名女生将伞收起来,然后坐在了程立学他们对过那桌上。

“宋玥,没想到你不只是舞跳的那么好,原来歌唱的也那么好,看来这届学校举办的春之声大赛,第一名一定是我们班的了。”一名女生说道。

“是啊,这次班主任可是全力支持你拿奖了,把另外两个名额全用来给你伴舞,到时候一定会燃炸全场的。”另一名女生说道。

“其他班还是有很多实力不俗的人呢,还是不能大意的。”宋玥笑道。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脸上骄傲的表情已经溢于言表了。

这个时候宋玥还是很感谢小时候被母亲拉着去学那么多声乐课的。

现在她明白了,小时候吃的那些苦,都会在某一天派上用场。

现在学校里举办的这个春之声,就是她大放异彩的时候。

“宋玥,你还喜欢一班的那个程立学吗?”有人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她了?”宋玥笑着问道。

“我就说嘛,宋玥你这么优秀,怎么可能喜欢他呢。”有人道。

“不过程立学确实挺优秀的。”又有一名女生道。

“他优秀要不把他介绍给你怎么样?”宋玥笑道。

“别闹了。”那女生脸一红,道:“我也就这么一说。”

坐在他们对面的李文波等人都笑着望向了程立学。

这个宋玥他们是见过面的,就在那次元旦的时候,而且之前宋玥还曾给他送过可乐,他们也是在场的。

“你们的馄饨。”就在这个时候,老板将他们几人的馄饨端了上来。

“喂,老板,我们的馄饨好了没?”对面那桌有名女生问道。

“正在下,马上就好。”老板道。

“快点,我们赶时间。”那女生道。

“好哩,好哩。”老板道。

宋玥用纸巾擦了擦面前的桌子,就在她准备把纸巾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时,手一顿。

因为她看到了坐在了她对面的程立学。

程立学对她笑了笑,示意的点了点头。

宋玥脸上也带着笑意的对他点了点头。

“好久不见。”她笑道。

“嗯,好久不见。”程立学笑道。

也就只是两句好久不见,然后陷入沉默。

几人吃完馄饨,李文波付了钱,然后走进了学校。

几人在教学楼前分开,程立学上楼走进了教室。

刚走进教室,程立学就看到林初恩在那用小嘴吹笔芯。

中性笔的笔芯有时候明明里面还有不少墨水,但笔头就是写不出来字。

这个时候有些人就会把笔芯拿出来,然后用嘴吹一吹。

程立学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后,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吹起了笔芯。

看着她小脸都涨红了,程立学忍不住将她的笔芯给拿了过来,道:“别吹了,不出水就不出水吧,再吹下去嘴该疼了。”

这就跟吹气球一样,吹得久了,腮帮会很疼很酸。

“这支笔,我昨天才买的。”她小声道。

“那我试试吧。”程立学将笔芯没有笔头的那一段放进嘴里,然后嘴巴鼓起用了些力,一口气吹下去后,程立学在纸上试了试,还真出墨水了。

“很显然,是你吹得力气太小了。”程立学将笔芯给了她。

只是当他转头望去时,发现林初恩早已俏脸通红的低下了头。

不只是俏脸,连那雪白的脖颈都红了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程立学好奇的问道。

林初恩伸出手将笔芯拿过来放进笔筒内,然后往旁边挪了挪,小心翼翼的用笔在桌子上画了个分界线。

“这是三八线,你,你不能过来。”她小声道。

“闲的没事画这个做什么。”程立学刚说完倒是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道:“我刚刚真没想那么多。”

“别,别说了。”林初恩小脸通红的说道。

“刚刚还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帮你把墨水吹过去,不然你又该心疼好一会儿了,毕竟一支中性笔一块钱呢。”程立学道。

“嗯。”她小声道。

只是程立学想着刚刚那只笔芯林初恩刚刚放在嘴里过,然后自己又放到了嘴里,心里一阵奇怪的感觉划过。

程立学摇头笑了笑,诶,活了那么大了,竟然会因为这个而产生奇怪地感觉,自己跟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有什么区别。

只是,在感情上,他跟雏鸟还真没什么区别。

晚上,程立学打开自行车的锁,准备骑车回家。

“等一下。”程立学回头,竟然看到了推着车子走过来的白徵羽。

“怎么了?”程立学问道。

“你见过我爸吧?”她问道。

“嗯,之前在省城的文联座谈会上见到过,他还与我说了些话。”程立学笑道。

“他想你了。”白徵羽道。

“啊?”程立学一阵头皮发麻。

从作家的思维上,他瞬间脑补出了一整篇小说。

比如老婆常年不在家,一个老艺术家寂寞难耐看到了一个艺术圈一个长相不错的少年。

程立学一阵恶寒,自己在想什么呢。

“我爸让你明天到我们家吃顿饭。”她淡淡地道。

他想起来了,白山亭当时在省城的时候确实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能说说原因吗?”程立学问道。

“你写的那篇作文,他很喜欢。”白徵羽撩了撩头发,道:“虽然我不知道那篇文章写的有什么好的。”

“那我就明白了,看来你父亲还挺欣赏我的,那行,既然都让你来邀请了,那这个面子肯定是要给的,不过不是给你爸的,是给你的。”程立学笑道。

“少油嘴滑舌,这些话还是多跟林初恩讲讲吧。”白徵羽冷声道。

程立学:“……”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