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他会是下一个Marin吗?】(6000)

听书 - 联盟:我的青钢影让母校出名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在拆掉上路的一血塔之后。

鳄鱼带着5-0的战绩回城。

这局游戏前期发育的这么顺,苏晨也选择了鳄鱼比较暴力的出装玩法。

直接裸出了幽梦,外加一把十字镐。

因为上路已经没有红色方的一塔镇守。

鳄鱼利用提亚马特的溅射机制,快速清理掉小兵,将兵线推过了河道。

在兵线推过来后。

Marin的诺手,也从上路的自闭草丛中走了出来,不急不躁地补着兵线。

诺手战绩是1-1,而鳄鱼是5-0,没有疾跑和大招,Marin心里清楚现在不能拼,没有主动去操作鳄鱼。

看懂Marin和平发育的心思后,苏晨也不在上路浪费时间。

带着红怒的鳄鱼,钻进了红色方的野区,寻找着螳螂的位置。

红色方上半野区,空空如也。

在看不到螳螂位置的第一刻,苏晨便立刻在地图上打起了撤退信号。

然而,卡牌的大招已经开启。

【命运】的火红色眼睛,照出了地图上的蓝色方五人的位置。

皎月和酒桶正在上半野区拿蓝,鳄鱼也在上半区活动。

没有人能支援到下路。

红色方发起了一波针对下路的4包2的攻势!

卡牌降落在寒冰和奶妈的身后,螳螂也从三角草丛绕后,扑了出来。

合围之下,没有大招的奶妈和寒冰,双双阵亡。

接着这波攻势,红色方四人合力,拔掉了蓝色方的下路外塔。

在拆掉了下路外塔后。

四人立刻掉转来到小龙坑处。

果断开龙!

“打快一点,对面中上野快要到了,周姐能去做个眼吗?”若风催促道。

“啊?好,没问题。”周淑仪应了一声,手忙脚乱的操控着卡尔玛,离开了小龙坑。

先是往河道的草丛中插了个真眼。

觉得不太保险,又往前迈了一步,将一个假眼,插在了靠近红色方的草丛中。

稳稳地照出了里面的鳄鱼。

“卧槽!”周淑仪吓了一跳。

在卡尔玛靠近的那一刻,鳄鱼直接红怒W剜在了卡尔玛的身上,随后A+提亚马特+一段E,积攒出红怒,再一个红怒Q。

卡尔玛直接残血,开盾加速想要后撤。

然而,鳄鱼开启了幽梦,二段E跟上了卡尔玛,连续几个平A后。

卡尔玛阵亡。

“这鳄鱼什么伤害啊?太离谱了吧!”周淑仪无奈道。

正在殴打小龙的微笑,快速的点了下鳄鱼,发现了其幽梦+十字镐的出装。

“我靠,这江科大也太狠了吧,他是一点肉装都不做啊。”微笑说道。

在鳄鱼到场,卡尔玛被秒之后。

红色方的三人,立刻撤出了龙坑,让小龙开始回血。

双方僵持在小龙坑处。

而上路的诺手,已经将兵线推进到了蓝色方防御塔下,开始拆塔。

此时,皎月和酒桶,也赶到了战场。

3V3的局面,蓝色方没有AD,红色方没有上单。

“韦神你能盯住对面的VN不?”苏晨问。

“没问题。”韦神毫不犹豫的回答,一如既往的自信。

“那就开龙!”苏晨果断道。

皎月、酒桶、鳄鱼三人,打起了小龙。

“这太夸张了吧,当着我们的面开龙吗?”微笑有点惊讶。

“你注意走位,我黄牌留着,这波他们没AD,可以打一波。”若风说道。

红色方的卡牌、螳螂、VN三人缓缓逼近龙坑。

卡牌一直捏着W没用,只是用Q【万能牌】,不断的消耗着对面。

而螳螂也释放进化过的W【虚空突刺】,AOE的范围伤害,击打在鳄鱼的身上。

“我准备开了哦。”韦神沉声道。

“没问题,我怒气够了。”苏晨说道。

站在小龙坑里的皎月,假意A着小龙,趁着对面三人靠过来的那一刻,皎月闪现出龙坑,随后Q【新月打击】刮中三人,接着冲进人群中,将VN控住。

“VN注意位置!”若风高声提醒道。

一张黄牌眩晕住了皎月。

然而,苏晨的鳄鱼也动了!

闪现加一段E,钻过卡牌的身体,怒气变红,随后红怒W再次控住VN。

随后开启大招,挂上引燃,平A+提亚马特+二段E,最后一个红怒Q,直接斩杀了近四分之三血的VN!

“无语了,这皎月闪现切,鳄鱼也闪现红怒W,我治疗都按不出来的。”微笑无奈道。

他的闪现刚才在大龙坑处已经用过了,还没有冷却好。

只有一个治疗可以保命。

VN阵亡之后。

仅剩的卡牌和螳螂,再无翻盘之力,只能迅速撤开。

蓝色方,强势拿下了第二条小龙。

“可以可以,这波鳄鱼跟上了。”韦神笑道。

很快,蓝色方上路的外塔,也被诺手拆掉。

地图上暂时没有可以争夺的资源。

两边进入了单带发育的时期。

游戏进行到12分钟。

苏晨的鳄鱼,补刀数已经接近140刀,霸占了不少红色方上路的野区资源。

加上6-0的战绩。

此时,头顶已经是400块的赏金。

在上路横行霸道。

Marin的诺手,才刚刚做出黑切,暂时拿这个鳄鱼也没什么办法。

红色方再次对鳄鱼动起了杀心。

“能不能想办法把这个鳄鱼宰一波。”若风问道。

“我闪现和大招都好了,你开R的话,可以试试。”微笑说道。

前期VN虽然拿到了几个人头,发育的还不错。

但是,每波团战不是被皎月切,就是被鳄鱼控住,没有打出什么输出。

这波趁着两边中路的二人组双双回城发育。

而鳄鱼又推线过河道。

红色方有机会抓一波鳄鱼。

“那就来吧。”若风说道。

地图上连续标了几个信号。

红色方的五人,诺手佯装在上路清理兵线。

而螳螂、VN、卡尔玛,开启着加速盾,从河道处包抄了过来。

此时,一道白色的信鸽,穿越了上半区的地图,照出了红色方的行动。

这是寒冰的E【鹰击长空】。

“他们全部来了,鳄鱼快撤!”小伞说道。

苏晨瞄了一下时间。

这个点,卡牌的大招已经好了。

鳄鱼没有选择原路撤回蓝色方,而是钻进了红色方的上半野区中。

大屏幕之上提供了上帝视角,诺手在上路追赶着鳄鱼,而VN、卡尔玛、螳螂从后方绕来。

卡牌大师已经开启了大招,清楚的看到了鳄鱼的动向,即将落地。

游戏氛围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连续受挫的红色方,这一波选择了Allin,五个人全部来到了上路,就是一定要抓死江科大!”记得大声说道。

“这个逃生路线,江科大是提前预判到了卡牌的R已经好了,所以没有原路返回,不过进野区,好像也很能逃啊,毕竟卡尔玛的加强版的E,提供的加速效果属实有点夸张,已经快要赶到了。”管择源盯着大屏幕。

展台下的观众们,也纷纷屏住呼吸,看着大屏幕。

想看看江科大这一波怎么逃生。

在锁定了鳄鱼的位置后。

若风的卡牌也是落地在了鳄鱼身边的位置,直接一张黄牌将其眩晕。

诺手也开启了疾跑,E【无情铁手】将鳄鱼扯了过来,随后平A接W,再加上一个外圈Q,一整套技能打在了鳄鱼的身上。

“完了,诺手开疾跑了,那鳄鱼应该是没了。”管择源说道。

在对方的第一波控制链结束后。

苏晨操控着鳄鱼,先是回头扭了一下,接着第一段E穿过卡牌和诺手的身体,第二段E拉开了距离。

随后,开启幽梦,获得加速,直接朝着红色方的中路高地塔附近逃亡。

虽然暂时甩开了卡牌。

但是,开启了疾跑的诺手,依然紧跟了过来。

两人追逐着来到红色方的高地的墙壁外面。

诺手再次释放外圈Q,准备刮到鳄鱼之时。

逃跑的鳄鱼,突然回头,钻进了诺手的怀中。

随后,一个平A,将怒气抬成了红色,接着便用红怒W,将诺手眩晕之后,再次朝着红色方的下半区逃亡!

“不是吧,这波不会都给江科大逃了吧?”管择源惊讶道。

“红色方上路五包一,卡牌还交了大招,这波要是给江科大逃了,那可就太伤了啊。”记得也补充道。

然而,当鳄鱼撤开几步,诺手眩晕结束之后,直接闪现到了鳄鱼身后,平A+W,再次将鳄鱼减速。

而身后一直追赶的卡牌,也果断交闪,一张黄牌将鳄鱼眩晕住!

“哇!这波红色方的中上,双双交了闪现,真的是完全Allin了,就是非要抓死这个鳄鱼啊。”管择源笑道。

在被眩晕后,诺手和卡牌再次一套技能打在了鳄鱼的身上,将其打成残血。

诺手四层血怒,直接朝天空跃起,R【诺克萨斯断头台】狠狠地劈在了鳄鱼的头上!

然而,淡金色的光束,再次出现在了鳄鱼的头顶!

奶妈的R【祈愿】,远距离跟鳄鱼奶了打一口,使其没有被诺手劈死。

而随后,一发巨大的冰箭,也赶到了战场,直接击中诺手,将其眩晕!

“哇!这波蓝色方的下路二人组的两个大招支援,直接将江科大从死亡的边缘给拉了回来,这波或许能撤。”

然而,获得了逃生空间的鳄鱼,连撤退的动作都没有。

直接开启大招【终极统治】,灰色的雾气缠绕在变大的身躯上,血量和怒气一同上涨!

“这一波,难道江科大还想动手吗?”记得惊讶道。

残血的鳄鱼,被卡牌和诺手包夹,他不逃跑,居然还想动手!

然而,鳄鱼真的动手了!

怒气加成之下,鳄鱼平A+红怒Q+第一段E+提亚马特,直接将卡牌打到半血以下,随后,引燃挂上!

卡牌立刻后撤,但是,鳄鱼再次交出二段红怒E,钻过卡牌的身体,黏着卡牌连续几个平A,将其击杀!

台下一片惊呼!

但是,身后五层血怒的诺手,也没有再给鳄鱼额外的操作空间,收下了鳄鱼带着赏金的大人头。

而趁着红色方五人围猎江科大的时间段。

蓝色方推掉了中路的外塔,并将二塔消耗至了残血。

“没想到啊,这一波江科大都不逃的,硬是要击杀掉卡牌,这是打出脾气了吗?”管择源感慨道。

“正常来说,刚才鳄鱼有双E在手,其实是有逃跑的可能性的,不过VN和卡尔玛也快到了,或许江科大也是觉得自己跑不了了,才这样操作的吧。”记得笑道。

此时,蓝色方的队伍里。

“不是吧,你刚才还想换掉诺手的吗?”PDD惊讶道。

“伤害没计算到位,刚才二段红怒E,本来想一穿二的,没带到诺手,不然红怒W加引燃,再加第二个红Q,可以操作一下。”苏晨摇了摇头,对这个结果不是很满意。

“你这太夸张了,我以为你说着玩的。”韦神也是目瞪口呆。

他算是领教了苏晨是个什么样的玩家。

五包一,可以逃不逃,换了一个还不满意,居然还想换俩。

太离谱了。

在击杀掉鳄鱼后。

红色方虽然丢掉了中路的外塔,但是,诺手获得了一波经济补充。

Marin也结束了自己的发育阶段,站了出来。

游戏进行到15分钟。

上半区河道处,打算收掉河道蟹的酒桶,被蹲在草丛中的诺手抓到,被诺手光速五层血怒后,一斧头砍死。

随后,红色方直接强势拿下第二条先锋,推掉了蓝色方的中路外塔。

这一波,Marin为红色方带来了一波大的节奏。

现场也响起了呼声。

然而,接下来的一分钟,在红BUFF野区,准备收掉大鸟的螳螂,也遭到了鳄鱼的埋伏。

草丛中的鳄鱼,一秒三红怒的操作,没有给大司马任何的操作空间,将其击杀!

随后,蓝色方也拿下了第三条小龙。

“哇,上半区Marin抓死PDD,接着江科大马上给予回应,这比赛打的有来有回,激烈的都不像一场娱乐赛了。”管择源笑道。

大屏幕之上,出现了十名选手的面容。

蓝色方。

PDD面目紧张,苏晨和韦神频繁的交流着,小伞皱着眉头补着刀。

而红色方。

若风、大司马、微笑也是一直在说话,而Marin则是不断的点着头。

两边只有Rita和周淑仪处于懵逼的慌张状态。

而另外八人,此时的状态,基本上和他们在打职业的时候,状态没有任何区别!

游戏进行到二十二分钟。

此时,双方已经连续爆发了三波小规模的团战。

上路的鳄鱼和酒桶,奇葩Gank诺手,被其闪现逃脱。

而中路的寒冰一箭命中了VN,皎月直接切了上来,被卡牌黄牌定住。

这局娱乐赛的激烈程度,以及双方的投入度,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最高点。

“这波若风都能秒切黄牌我是没想到的,我感觉我像是在打职业赛。”韦神说道。

“确实,明明输了也没什么,莫名的好紧张。”小伞笑道。

而对面的几人,也有同样的观感。

这场比赛,从上路的江科大二级单杀Marin开始,游戏的氛围就彻底被改变了。

二十四分钟。

大龙坑处,准备做眼的奶妈和卡尔玛碰了个头。

卡尔玛直接开盾,随后W套在了奶妈的身上。

“周姐这么凶的吗?”Rita吓了一跳,虽然交了闪现,但是,还是被卡尔玛定住。

火红色的眼睛,再度出现在了蓝色方五人的头顶!

卡牌落地,黄牌顶住了奶妈。

而VN,螳螂,诺手也赶了过来。

残血的奶妈,只能交出大招保命。

而蓝色方的其余四人,也全部赶到!

寒冰一发冰箭射中了,卡牌大师。

而酒桶也扔出爆破桶,将红色方五人炸开,破坏其阵型。

皎月切了进去,而鳄鱼,也开启了大招。

团战彻底爆发!

被寒冰大招晕住的卡牌,吃到了鳄鱼和皎月的全部伤害,被鳄鱼击杀。

随后,卡尔玛R+E,给全员套上了护盾。

获得加速的诺手仿佛踩了风火轮一样,直接挥着斧头,外圈Q刮中了奶妈、寒冰、酒桶。

五层血怒触发后,一斧头劈死了奶妈。

而皎月闪现控住了VN,但是被诺手E【无情铁手】拉了过来,再次一斧头劈死!

Marin双杀!

但是,江科大的鳄鱼,也使用红怒W控住了VN,开启大招,一套将VN击杀。

这波大龙坑的团战,最终演化成了诺手和鳄鱼的收割之战。

峡谷之上,先是飘出了Marin的诺手四杀。

接着,便是江科大的鳄鱼四杀!

双方的上单活到了最后。

血怒和大招都在的Marin,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操控着诺手,冲向了鳄鱼。

两人交汇在一起,打了一个回合后,鳄鱼出人意料的一段E,拉开了距离。

“这一波江科大感觉好像打不过,选择了撤退吗?”管择源说道。

台下涌起一片哄笑声。

“哈哈,江科大这波也怕了Marin啊,鳄鱼跟五层血怒的诺手还是没法锤的。”

“江科大也太捞了,这不给马大头送一个五杀吗?”

“孰强孰弱,这一波就很清楚了,江科大虽然很猛,但是在Marin面前,也就是个弟弟。”

台下议论纷纷。

大屏幕之上,Marin早已收起了风度翩翩的笑容,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

握着斧头的诺手,紧跟在鳄鱼的身后,开启了疾跑!

“这波诺手的疾跑刚好转好!鳄鱼跑不了了!”记得大声说道。

大屏幕之上,和Marin相对的分屏上,苏晨的面色很平静。

当看到Marin开启疾跑的那一刻,他突然笑了。

即将触碰到鳄鱼的那一刻,诺手挥舞着斧头,外圈Q即将刮中的那一刻。

鳄鱼直接二段E,打算钻进诺手的怀里。

而Marin也立刻反应过来,诺手直接朝后交闪现!

但是,下一秒。

鳄鱼也跟了闪现!

双方几乎是同时交闪。

诺手的Q只有内圈刮到了鳄鱼,五层血怒和大招,全部断掉了。

苏晨等的就是这一刻!

平A+提亚马特+红怒W击打在诺手的身上。

眩晕结束后的诺手,平A+W减速到了鳄鱼,想要拉开距离,等下一个Q的CD。

但是,鳄鱼开启了幽梦,获得加速,再次黏上了诺手。

最终,鳄鱼一发红怒Q,击杀了诺手的同时,回复起了血量,以毫厘之差存活了下来。

这波团战,红色方团灭!

江科大五杀!

“牛逼!”蓝色方的队友们齐齐欢呼。

大屏幕之上,Marin露出无奈的笑容。

在赢下这波大龙坑的团战后。

局面彻底倒向了蓝色方。

中路韦神的皎月,此时也发育了起来,配合鳄鱼,来回扫荡着红色方的野区。

而寒冰的大招远程精准开团,以及出了香炉之后的奶妈的增益效果。

让蓝色方的团战也变得简单了很多。

最终,红色方高地的一波团战。

Marin的诺手大招失误,没有第一时间斩死敌方的奶妈,导致大招没有续上。

最后,游戏进行到32分钟。

蓝色方成功赢下了这局游戏!

在水晶爆炸的那一刻。

嘉年华的展台上,也迸发出了烟花和彩带!

“让我们恭喜蓝队获得了这场游戏的胜利,真没想到一场娱乐赛,竟然能打的这么精彩!”管择源高声说道。

现场也响起了浪潮一般的呐喊声,掌声,还有人吹起了口哨。

苏晨和韦神、PDD、小伞几人笑嘻嘻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PDD直接给苏晨捏起了肩,小伞也是不断的点头称赞。

两边的队伍,汇聚到了舞台的中央。

虽然游戏有胜负。

但是,双方的队员,看到现场如此壮观的场合,不免都有些动容。

“怎么感觉像是在打职业赛似的。”微笑忍不住感叹道。

“唉,最后一波,其实不该那么急的。”若风叹了口气。

“这阵仗搞的我有点想回LGD打比赛了。”韦神仰望着大屏幕,眼神中涌现着一丝追忆的神采。

“我是真的老了,居然野区被老马给抓烂了,这把差点翻皮水,嘿嘿。”PDD露出骚猪式的笑容。

苏晨环视着众人,最终,目光落在了Marin的身上。

他带着笑容,走到了展台的中间,朝着苏晨伸出了手。

“如果我年轻两岁,这局你肯定赢不了我。”Marin故意调侃道。

“那必须的。”苏晨也露出了笑容,握住了Marin伸来的手。

这一幕。

也被在场的观众们,拿出手机疯狂的拍摄。

激动的讨论着这一幕。

Marin和江科大,一个是LOL历史第一上单。

一个是目前国服有史以来,胜率最高的上单路人王。

Marin是在22岁才出道打职业。

而江科大,今年也已经是21岁,还没有进入职业赛场。

或许,他会是下一个Marin?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