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落叶剑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哈喽!”

“今天有点晚啊,到现在才来,赶快来帮忙!”

“抱歉,抱歉,起来晚了,老板来了吗?”先前说话的那位双手合十,微微欠身,探头探脑四处张望,寻找着老板的身影。从他的行为来看,他可一点都没有抱歉的模样。

“别找了,老板今天还没过来了,还不快过来帮我一把。”张老不由地笑骂道。

“来啦,来啦,就来啦!”嘴上应答着,手上也没闲着,围巾已经上身了。

“张老,几号桌的,我这就送过去!”

“不急,不急,今天来了几位‘客人’你要注意下。”张老不忘给使眼色。循着方向望去,不由得拉拢着脑袋。

张老一看便知他误会了,努了努嘴示意着后面一桌,“啷,这也是那桌的。”说完回神继续调酒去了。

身为小厮地他不由地有些意外,要知道,张老的性子本就不多话,能让张老特意叮嘱的更不多见,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只有他更清楚张老看人的眼光,这间酒吧开了有十多年了,张老也就在这十多年,反而是老板更多的时间不在店里,期间也就都是张老在负责,也只有为数不多几次顾客喝多了闹出了些问题,也无伤大雅,而这对于一个在酒吧上班的他来说,这不是什么能力的问题,更重要的要识得人。那些在小说中存在的酒厮哪一个不是目光如炬,识得重英雄!

胡思乱想的脑袋可并不妨碍他将酒水送入邻座,打量着对方,要说有什么不同地话,十月的天气,渐渐有些凉意,人们都习惯性穿上外套戴上口罩出门,而她带的是一副面具,小丑面具。虽说酒吧鱼龙混杂,可是像这样戴着面具的着实不多见。

因为戴着面具无法打量对方,只是一缕秀发映衬着此处绝对是个美女。没来由地一阵亲切感。与其说是亲切感,不如更准确地说坐在那边的那位在吸引着他,毫无来由地,明明被面具遮挡住了,明明就在眼前,明明就是第一次见却又好像认识了许久,又好像自己完全没看透眼前的妙人。

“您的威士忌!”低头碰触到有些明亮的眼睛,散发着与众不同的神采,似乎又陷入了难以明了的事,略带着一丝丝疑问,好似面具下的眉头也微微皱起。

“谢谢。”犹如天籁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他承认从来都没有听过如此的声音。声音虽说动人却也无法掩盖其中生人勿近的味道。他可不知道之后的每一天都能听到这种声音,只是再难像这次一般为之心跳。

“也给我一杯威士忌!”

“怎么把这位姑奶奶给忘了!”一拍额头!没错这开口说话的这位就是让小厮之前误会的那位。

要说这位吧,就一富豪女,叫冰希,听说最近离异了,所以也就变成这酒吧的常客了。别看此女,长相不差,名字也怪好听的,但酒品确是不雅,起初有好几次喝醉,下班也就顺道送她回家,之后就每逢必醉,弄得他不胜其烦。后来只能见着她就躲,可这根本就无济于事,有好几次更是被纠缠上了,问他为什么不送她回去了,是不是嫌弃她云云,弄得他实在无语的紧。就比如说刚刚吧,明明就是躲着她绕了几个桌位才过来这边的。

“小姐,稍等,马上送过来。”明知躲不掉了,那就干干脆脆不接话茬,转身离开,准备威士忌去了。

冰希知道小斯是在躲着她,虽说恼人,但也没办法,谁叫自己之前遇人不淑呢?但是不管怎样,她冰希看上的人,怎样也跑不掉,嘴角不经意露出一抹笑,微微舔动着嘴唇。转眼间看到对面的坐着一位妙人,一袭白衣,怎么看都像是古装剧里的女主角,乌黑的头发斜露过肩,还待探及脸颊,却刚好被脸上的面具所遮挡,偶尔的目光触及,即使是她,却也有种惊艳的感觉,难怪刚刚那小斯看她的眼神有丝恍惚,因为侧对着小斯,自然瞧得仔细。

隔着位坐下,也不知是其错觉还是怎么的,总觉得这边比其他地方低了好几度,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好对着空调。

“妞,身材不错哦!光这身材就能勾引无数死男人了。”一边说着一边不忘了比划着,按照男人的话来说叫揩油。

也不理人家姑娘多不待见她起身准备离开,只自顾自地开口,“想你也是苦命人,不然也不会整天戴着面具了。也是!一个女孩家身材再好,没能生出一张面孔也是白瞎,那些死男人刚开始对你的身体感兴趣,什么肉麻的话都说的出口,等腻歪了,还得找那些生的俊俏的姑娘,只是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打扮的像个小丑可不像个样子!”说完有些挑衅地看着人家姑娘。小厮刚好走过来,递过威士忌。

对于冰希说得话他当然也全都听在了耳里,听得他一愣一愣的,他心里很清楚,那个姑娘带面具绝不是因为容貌不好,虽然不曾看过一眼,但他就是这么有把握,而且自己还不觉得有丝毫的违和感。

接过威士忌,“算了,姐也是个苦命人,不说了,既然你扮成小丑,就逗姐高兴高兴怎么样!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打扮的像个小丑!有赏得哦!”

想来这可不是商量的口吻,这边的情况已经吸引着一些人的关注,看着别人都望将过来,姑娘让行了。

可冰希是谁!事情还没完,又拦了上去,“怎么?说你小丑,你还不乐意!今天不表演一个就休想离开!”大小姐的脾气暴露无疑。

看热闹的始终不嫌事大,吆喝着“表演,表演!”,听着周围的附和声冰希更是得意的看向过来。

小厮气的想抽人的心都有了,当然生气的可不止小斯一人,眼看着那姑娘的眼神又冷了几分。离得近的小厮没来由地一阵鸡皮疙瘩,也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的,分明感觉此时温度变低了。

冰希也有感觉到,只是注视着对方那有些冷淡的目光,与其说是冷淡不如说是漠视来形容更为恰到不过,这是从小有所教养的冰希所不能容忍的,也可能不关乎教养问题,但这都不重要。对上那有些冷漠的双眸,冰希依然选择站到对立面,虽然会有些害怕的感觉。

有时候生活就是这么奇怪,明明对方什么都没做,偏自个决定把对方当成对手对待一般,然后义无反顾。正如时间一般,明明悄无声息,不徐不缓,到最后变成时间会带走一切,自顾自画,仿佛毫无妥协一般。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