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来自嬴乾的电话

听书 - 我做噩梦能变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傍晚,19:23分。

洪福花苑。

阴云伴着一阵狂风卷来,压在头顶,好似随时都会下雨。

刚进小区,嬴乾抬头看了看天气,却发现不远处的楼顶上站着一个人。

目光垂落,楼下围满了人。

“兄弟,你先别跳,给我的直播间带点人气……家人们,你们往我头上看……”

“你踏马有没有人性?兄弟,你听我一句劝,你去隔壁小区跳,我正好想在那里买栋楼。”

“世风日下……上面的,你到底跳不跳?我要下班了。”

一阵阵嘈杂声响起,将气氛烘托得相当到位。

“跳楼!?”

嬴乾一怔,他的家可就在这栋楼里面,上个月刚刚入住,花费了他一家三代的积蓄。

这要是跳下来,房价得跌成什么鬼样?

“可千万别跳啊。”嬴乾心中默默祈祷。

突然,一声尖利的叫声打破了傍晚的清静,嬴乾心头咯噔一下,抬头望去,只见楼顶上的那道人影猛地坠落,越来越近。

下一刻,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小区都安静了。

刚刚那些看热闹的早已跑到了远处,叫得最起劲的也没了声响。

弥漫的烟尘混杂着一股血腥味,越来越浓。

很快,有人小心翼翼地围了上去。

“这就跳了!?”嬴乾有些恍惚,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

“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跳楼了?”

“听说是因为拼夕夕砍了五百多刀,都没砍出一顿早饭钱。”

“这栋楼的住户?我好像见过这小伙子。”

“可不就是嘛……住九楼,听说刚毕业。”

人群中有人小声议论着。

嬴乾心头咯噔一下。

九楼?不就是他住的那一层楼吗?

“卧槽,还是邻居?”嬴乾面色微变,向着里面挤着。

“这小伙子有家人吗?”

“听说一个人住,还跟我打过几次招呼,好像叫……”

“对了,叫嬴乾。”

嘈杂的话语化为一阵轰鸣,最后只有那个名字如同惊雷般在嬴乾耳边炸裂。

他双目圆瞪,发了疯似地重开人群。

地上,一道早已失去生气的身影映入眼帘,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庞依旧让他感觉无比熟悉。

“我!?”

嬴乾一声惊呼,从噩梦中惊醒,汗水早已侵湿背心。

他喘着粗气……

破旧的房间内只能听到他的呼吸声以及闹铃的滴答声。

“原来是个梦!”

嬴乾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他看了看窗外,天还没亮,外面已经下起了小雨。

就在此时,隔壁又传来“砰砰砰”的撞墙声……

紧接着,一阵女人的尖叫声便随之传来,时高时低,若断若续,好似被人打了一般,可是嘴上依旧倔强地让对方狠一些。

嬴乾完全没有了睡意。

在廉价的群租房内,像这种小蝌蚪找妈妈的游戏每天都在进行。

嬴乾深吸了口气,甩去心中的杂念,起身打开了收音机。

这是他的习惯,每天睡不着的时候,便喜欢听一听广播。

“现在插播一条快讯,今日傍晚19:23分,洪福花苑有一青年坠楼,不幸丧生,具体事故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据知情者称,该青年名叫嬴乾,现供职于……”

嗡……

收音机内传来“哧啦哧啦”的声响,嬴乾机械般地转头,看着发光的收音机,大脑一阵轰鸣。

嬴乾猛地扑了过去,将收音机夺了过来,用力拍了怕,“哧啦哧啦”的电子杂音回荡在房间内,伴随着隔壁传来的撞击声。

“洪福花苑?坠楼?”

嬴乾似乎想起了什么,从枕头下翻找出手机,打开浏览器,输入“洪福花苑”。

顿时,最新的新闻跳了出来,上面一张模糊的图片映入眼帘。

73幢楼前,担架被人抬走,上面躺着一个人,盖着白色的被单,一只手悬露出来。

嬴乾看着那张照片,瞳孔遽然收缩,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有些不敢相信。

“爸爸的爸爸是怪兽,爸爸的妈妈是怪兽……”

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猛地响起,打断了嬴乾的思绪。

他低头一看,死党李问打来的。

嬴乾略一迟疑,还是接通了电话。

“老嬴,看新闻了吗?”

“看……看了……”嬴乾犹豫道。

“那跳楼的竟然跟你是同名,还住在同一个小区……简直太巧了……就是长得比你磕碜……”李问的声音再次响起。

嬴乾闻言,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睛都亮了起来。

“你见到了?”

“送到我们医院的时候已经断气了……太惨了……”李问喋喋不休起来:“你们小区的房价估计要跌了……”

“至少也要跌个二三十万!”

“跌你大爷,我缺那二三十万吗?我缺五百万!”

嬴乾松了口气,最后跟李问闲扯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我真是睡糊涂了,自己吓自己。”

嬴乾将手机扔到了一边,想起刚刚自己那神经般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

他看了看时间,19:23分,还早得很。

“洗把脸,打一局!”

嬴乾轻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爸爸的爸爸是怪兽,爸爸的妈妈是怪兽……”

突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猛地响起。

嬴乾一怔,这么晚谁会找他?该不会是甲方爸爸叫他起来加班吧!

心里想着,嬴乾转身,拿起了桌边的电话,低头一看,来电显示……

“嬴乾!?”

嬴乾面色猛地一变,露出惊疑之色。

今天晚上是怎么了?

“妈妈的爸爸是怪兽,妈妈的妈妈是怪兽……”

电话铃声还在继续响着,隔壁的撞击声已经缓缓消散……

嬴乾有些犹豫,却还是接通了电话,缓缓举到了耳边。

“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既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

“你是哪位?”嬴乾问道。

“有人敲门千万不要开门。”

“什么?”嬴乾一怔,没听明白对方的意思。

咚咚咚……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猛地响起,比起隔壁的撞墙声还要猛烈。

“你到底是谁?”嬴乾有些慌了,再次问道。

“现在立刻离开那间房子。”

咚咚咚……咚咚咚……

那敲门声越发急促强烈,有力的节奏感甚至让简陋的地板都微微有些轻颤。

“是你在门外吗?你到底是什么人?”嬴乾低声吼道。

“你没时间了,快从那房间离开。”电话那头的声音始终冷静。

咚咚咚……

敲门声越发猛烈,破旧的木门上浮现出一道道裂痕,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冲进来一般。

“快离开!”

电话那头传来最后的通牒。

嬴乾慌乱地寻找着能够离开的出口,他的目光终究投向了阳台。

“该死!”

就在此时,嬴乾咬着牙,拿起手机猛地敲打着自己的头颅,硬是压住跳出去的冲动,也不顾门外那恐怖的撞击……

他猛地转身,打开了床头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瓶药。

“这种氟哌啶醇片是一种不错的酰苯类抗精神分裂药,记得定量服用,但也别多吃……”

李问的叮嘱在嬴乾的脑海中响起,让他清醒了不少。

嬴乾用手机不断敲打着自己的头颅。

痛疼感让他本能地打开了药,一股脑倒出了十几颗,直接趴在地上全部吞下。

嬴乾喘着粗气,鲜血从额前滴落,满嘴的苦涩让他一阵干呕。

渐渐,门外的撞击声似乎消失了。

手机也不在通话状态,时间定格在19:23分。

“总算安静了。”

嬴乾身子一松,缓缓闭上了眼睛,心跳声越来越小,最终停止了呼吸。

……

“新历3527年9月13日,龙王号光子飞舟抵达飓风星域,值此人类第七次星际远征宣告成功,此次……”

广播内传来一阵甜美的声音,阳光透过窗户映照在嬴乾的脸上,暖洋洋的。

“妈的,又是嗑药死的。”

嬴乾躺在床上,汗水早已侵湿衣衫,他抬起手臂挡着刺眼的阳光,长长吐出了一口气,露出了劫后余生般的微笑!!

【在噩梦中“中毒”而亡,获得“进化血清”药剂】

就在此时,一阵神秘的声音在嬴乾的脑海中幽幽响起。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