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乡村小术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三十岁的杨寡妇怀孕了!

十八岁的牛小田却登上兴旺村热议榜第一。

牛小田居住的小土屋,昔日只有蚊虫和老鼠光临,如今却是人流不息,木门槛都快被踩烂了。

土炕上。

牛小田牛哄哄叼着烟卷,翘着二郎腿,鼻孔朝天,下面的马刚柱毕恭毕敬,一脸谄笑,“小田,你嫂子的肚子老没动静,你得帮忙啊!”

“好说,二百!”牛小田摆出胜利的剪刀手。

“太贵了吧!你不过……”

“不得耗费精力啊?不想拿钱就算了,下一个。”牛小田不耐烦打断。

“好,俺给!”

马刚柱肉疼的腮帮子抽搐,还是通过微信,转去二百块钱,牛小田秒收,懒洋洋道:“现在没空,晚上我去你家,让桂香嫂子洗干净等着,管保有法子。”

“好嘞!俺们等着你。”马刚柱乐颠颠出去了。

紧接着,王木栓进来了,弯腰递上一盒好烟,苦恼道:“小田啊,俺家的母牛总怀不上崽,你可得给处理下。”

“畜生便宜些,一百!”牛小田竖起一根手指头。

也不便宜啊!

王木栓嘴角猛抖,但还是递上一张皱巴巴红票子,牛小田劈手夺了,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老男人,半晌叹气道:“栓子叔,看出来了,是你的问题。”

“咋还跟俺有关啊?”王木栓惊讶瞪大眼睛。

“你是不是打死过一只黄皮子?这是报应。”牛小田冷脸提醒。

“俺服了,小田你可真神!”王木栓竖了竖大拇指,承认道:“还是三年前,那只黄皮子来偷鸡,搞得一地鸡毛,被俺蹲坑瞅准了,嘿嘿,一铁锹拍死,剥皮卖了二十。”

“给你一道避妖符,回去贴在牛棚上,就等着养小牛犊吧!”

牛小田递过去一张叠成三角形的黄纸符,王木栓虔诚地双手捧着收下,千恩万谢倒退着离开。

人来人往,一天时间,牛小田便入账三千多,堆放在炕头的好烟够抽半年。想想过去的苦日子,恍然间如同做了一场大梦。

“师父,您老人家放心去吧,徒弟一定完成您的心愿!”

牛小田眼含热泪,跪在土炕上,朝着南山方向,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资深孤儿牛小田,是兴旺村的一朵奇葩,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庄稼活从来不碰,懒的连腚都带不动。

生活就靠救济金,上学时也有梦想,却被女同学控诉耍流氓,惨遭强制退学。

诬陷!

不要脸!

老子没碰过那个丑八怪!

牛小田的喊冤声传遍学校,被开除学籍的当天,他就摸黑到了镇里,愤怒地砸了校长家的玻璃。

辍学后,牛小田除了在家看书玩手机,就是背着手找村里的老头下象棋,悠哉悠哉,荒废时光。

十八岁,救济金断了!

牛小田必须自食其力,扩散到全身的懒癌也要根治。

四面环山的兴旺村,民风淳朴,风景秀丽,丛林茂密,盛产山货。

采山是村民的主要收入之一。

牛小田独自拿着砍刀,挎着小筐进山,懒汉翻身把歌唱,一时轰动全村。

然而!

一天,两天,三天。

牛小田一去不归,消失在南山南。

为此,村主任还组织村民进山去找人,翻遍了每一个山沟沟,只拿回一只粘着血的胶鞋。

倒霉蛋,可怜娃,应该被狼给吃了!

大家都以为牛小田死在了山里,还有多情农妇落下廉价泪珠,没成想,七天后的傍晚,头顶鸟窝,衣衫褴褛,穿着草鞋的牛小田,突然出现在村中的大槐树下。

正在晚风里聊天打屁的村民们,纷纷围拢上来。

牛小田背着手,吊炸天的模样,自称失足坠崖,被一位老神仙搭救,大难不死,还学了一身本事。

算卦、看相、风水都不在话下!

驱邪消灾,治病救人,更是小菜一碟!

众人哄堂大笑,没人信,难说不是牛小田在家看了几本盗版书,借着被神仙点化的由头想要骗钱。

“哈哈,小田这熊样,倒像是鬼上身,要不,就是吃了毒蘑菇,傻了吧唧的。”嘴贱的杨寡妇笑得捂着肚子,连腰都直不起来。

这下,牛小田不乐意了,恼羞道:“笑个屁啊,你眼下生纹,肚里有娃,四十多天吧!”

大家无比震惊,继而笑声更大。

“给老娘泼脏水,俺不活了,非撕了你的嘴!”杨寡妇张牙舞爪扑过来,牛小田掉头就跑,足足被追了半个村子。

铁树难开花,正如杨寡妇不会怀孕!

杨寡妇名叫杨水妹,邻村嫁过来的,长得那叫一个圆润,前凸后翘大葫芦体型,看上一眼便要想入非非。

都羡慕她男人有福气,结果却是三年不孕,去大医院检查,确定她有病。

又过了三年,男人一场大病窝囊死去,杨水妹成了寡妇。有个道士途经兴旺村,直言杨寡妇非但无子,且命中克夫,跟她的男人都没有好下场。

寡妇门前是非多,但却没人敢碰杨寡妇,都怕被克死啊!

昨天。

县里的医疗专家团来到兴旺村义诊,杨寡妇也去凑热闹,说自己最近总恶心,经过几名专家联合确诊,认定她怀孕了,一个多月。

到底是谁搞大了杨寡妇的铁皮肚子?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没有答案,杨寡妇怕被吐沫星子淹死,第一时间就跑回了娘家。

村民们这才想起来,是牛小田先看出杨寡妇怀孕的,本以为是胡说八道,没想到这小子还真会看相,太准了!

于是,大家纷纷赶去,找他解决眼下的难题。

有钱就是了不起!

牛小田自信地背着手,先去小卖店买了一盒藤椒泡面,外加一袋塑封的烤猪蹄,回来后饱餐一顿,擦擦油嘴,收拾干净,就准备去马刚柱家。

这时,一名魁梧的中年汉子大步走了进来,一脸横肉,目光阴冷,正是兴旺村昔日的村霸张勇彪。

仗着人高马大,姑父又是镇长,张勇彪曾经在村里横踢乱咬,嚣张不可一世。

大姑娘小媳妇见他都躲着走,老爷们儿被他胖揍后,敢怒不敢言,还要赔笑给他送钱。

走夜路多了,总会遇到鬼!

张勇彪恃勇斗狠,到底栽了,因为伤人罪,被判入狱五年,算算是该被放出来了。

“你来干个球?”牛小田不悦问。

“别他娘装迷糊,你跟俺妹耍流氓,这笔账该算了!”张勇彪握着拳头,指节间发出咔吧脆响。

牛小田火大了,这一家人什么货色,男女都是臭流氓,不由吼道:“放屁!是你妹诬陷我,害得老子被学校开除。”

“小兔崽子还嘴硬,要不赔钱,要不,砸碎你的骨头!”张勇彪恶狠狠靠近威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