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血色长安城—胆魄

听书 - 新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赵相是一个年不过十岁的孩子,是赵桓那个不靠谱的老爹在前些年和一个不知名的女人生的儿子。

不是赵桓不知道名字,是连赵佶这个不靠谱的都不知道了,喝大了,然后随机宠幸了一个看得顺眼的女人之后有了赵相。

对于这个年幼的弟弟,赵桓没有什么感觉,好感恶感都没有。

只知道他胆小懦弱,从小就在皇宫之中,虽然有韩国公的爵位,但是在宫中那种地方,你若是没有当今的宠爱,也没有一个靠谱的母族做靠山。

他的日子过得如何那当真是可想而知了。

就是这么一个胆小懦弱的孩子永远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战场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看着那城下疯狂的行为。

看着那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被扒皮抽筋的折磨。

他怕了,他惊慌失措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但是这一次却是正好落入了赵桓的手中。

一声大吼,让旁边的童贯脸色顿时再度难看了几分,但是却也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

只见童贯一声怒吼之后直接拦在了赵相的面前,朝着他做出了最后的恳求。

“请殿下回去!”

一个不到十岁,甚至都没有怎么出过皇宫的孩子如何能够在这个时候听得了童贯的话语?

童贯将他拦腰抱住,可是赵相仍然在不断的挣扎,感受着众人的蠢蠢欲动,感受着赵桓的那种眼神。

冷汗慢慢的从童贯的额头流了下来,然后终于让他下定了决心。

“军法无情,还请殿下不要怪我等!”

这是赵相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童贯一刀将韩国公赵相的脑袋就这么砍了下来。

鲜血喷洒,震惊了城墙上面的所有人,震撼了所有的宗亲皇室。

他们甚至不敢想象,童贯或者说赵桓真的敢对宗亲下手,竟然真的敢下死手。

便是一旁的曲端都被这一幕吓得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而赵桓则是在此站了出来,不顾下面的惨相,不顾众人的震惊,只是淡然的说了一句话。

“若是金人牧马江山,我大宋皇族生不如死,大宋百姓生不如死,若是到了那个时候,朕还不如在这里给诸位一个痛快!

今日朕再说一遍,此乃生死决战,不服者,逃窜者,皆杀!”

这是,越王勾践的打法。

曾经赵桓不明白为什么越王勾践在两军交战的时候直接让死囚当众自尽,这种事情感觉很傻。

但当赵桓经历了几次阵仗之后算是明白了过来。

史书上详细描述过的全部都是以少胜多,经典无比的战役,看着就让人感觉到了心动。

可真正到了战场上赵桓才想明白一个道理,哪里有那么多的以少胜多,实力相差悬殊依靠智计那需要双方有着多大的智商差距。

也就是金兀术运气不好罢了。

他没有岳飞的本事,但是却知道自己最适合的打法,那就是堂堂正正的打法,不让自己出现纰漏。

保证自己的士气,就算是败了,也能将金人咬下来一口肉。

对拼实力,他赵桓,他大宋不惧怕金人。

而大宋明明动辄数十上百万的兵马,为何屡屡被打的生死两难,最大的问题就是贪生怕死和士气。

没有士气,总想着逃跑,而赵桓要做的就是阻止这件事情的出现。

用宗亲皇室的鲜血告诉所有人,他赵桓今日死战,没有退路!

鼓舞士气的永远不是什么言语,是真正的血腥还有真金白银大铜子!

“抬上来!”赵桓再次一声大吼,早就有所准备的张用将一箱箱的钱帛抬了上来,然后一脚一脚的将硕大的箱子踹翻,露出来了里面的钱财。

“这些都是你们的,只要你们打赢了,这些就是你们的赏赐!”

“哪怕你们战死了也不要紧,这些都是你们家人的,朕在此立下誓言,若是不能将这些东西赏赐到你们或者你们家人的手中,便让朕不得好死!”

不仅如此,除了钱帛之外还有田产家业,一份份的地契就这么被张用扔到了那些赏赐之中。

这些全都是宗亲的家产,张用不仅仅是请人,他还有抄家。

“杀敌!”

赵桓振臂高呼,而众多士卒也被这突然出现的大手笔所震惊,一个个跟着赵桓高声嘶吼起来。

“杀敌!”

“杀敌!”

“杀敌!”

一声声大吼让城墙上的士气在此恢复起来,而与此同时城下的完颜宗望看着计划并不能算是成功之后也没有多么的失落。

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然后大军便冲杀而去,那惨烈的气势顿时朝着城墙上扑了过去。

金人大将粘罕亲自带领麾下大军率先发起冲锋。

长安城墙上,曲端也抽出腰间长剑,一声大吼,宋军开始迎战,无数的巨石上下翻飞,床子弩不断的射出巨大的箭矢。

城墙下面,一辆辆冲车,井阑,抛石车也开始发动自己的威力,双方一开始就进入了惨烈的状态。

陕西抚谕使谢亮在失去了陕州之后就已经算是孤家寡人,他如今冲锋在最前面,手持一杆长矛,指挥着大军不断的防御。

一支支箭矢朝着他射了过来,他捡起身边的盾牌将自己护住不肯退后半步。

金人大将完颜斡鲁古率先冲到了长安城下,面对那倾倒下来的金汁和滚石檑木他只是不断的躲闪,然后抓住机会扑向了一架云梯,然后朝着城墙上冲杀过去。

无数宋军用长矛大刀巨斧想要将其挡住,但完颜斡鲁古乃是金国赫赫有名的勇将,曾经跟从阿骨打征伐辽国,击杀辽都统实娄于咸州西。

完颜斡鲁古双手离开云梯手持一杆巨锤不断的挥舞,将一杆杆冲过来的兵器全都打断,然后双腿不停就这么强行冲上了城墙。

此时他身上中了几根箭矢,还有些许的伤口,鲜血不断的流淌出来,不过却没有丝毫能够阻止他脚步的意思。

冲上城墙的第一件事就是嘶吼着冲杀。

陕西抚谕使谢亮自然也不肯示弱,虽然是一名文人,虽然他打仗的确不怎么样。

但是他不怕死,不,其实他怕死,但是他更怕自己的家人全都死在自己的面前。

赵桓已经疯狂,这个大宋都变得疯狂了,所有官员的家眷身边都已经有皇城司的人守着,要么给他们赏赐或者抚恤。

要么.....死!

“冲过去,杀!”

长矛被那金人大将瞬间击飞,大锤朝着他的头顶落下,就在他要被一锤打杀之时一声怒吼在他的耳边炸响开来,然后就被一把拉到了后面。

同时一个同样浑身浴血的文士冲了过来。

他的身后还有数名大将和无数的士卒。

“若是战死,也让老夫先来!”龙图阁待制,曾经陕州统帅王庶一声惨笑,“老夫刚刚大退了金人的一次攻城,老夫值了!”

说完就带着身后的兵马将校冲向了完颜斡鲁古。

他的身后是都统制席贡,陕西节制司将官贺师范,别将王宗尹,偏将刘仕忠、寇鱼。

这些人都曾经是在陕州死战过的将校,也都是该死之人,活到现在是他们的运气。

但是他们的好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

“杀!”偏将军寇鱼真要是算起来和当年的名相寇准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亲戚关系。

只不过才华那是和寇准一点没挨着,此时手持大刀直接撞向了完颜斡鲁古,嘴里嘶吼着恐怕自己都听不明白的嘶吼。

手中大刀挥舞,然后被完颜斡鲁古轻松荡开,并且反手一脚将他踹翻在地,另一边刘仕忠也大吼一声冲了过来。

想要救援自己的兄弟,而陕西节制司将官贺师范见状也是觉得机会难得立刻绕到了侧后方想要给那金人大将来一场偷袭。

怎奈这家伙着实悍勇,能够被完颜阿骨打亲自赐了完颜姓氏的将领又如何会让他们这么轻松的打败。

只见那完颜斡鲁古在刘仕忠冲过来的那一刻立刻就是一个闪身躲了过去,然后一个肩撞将其撞倒,然后脚步虚晃,躲过了贺师范的偷袭,头也不回就将手中大锤反向轮了过去。

那贺师范想要躲避可却突然发现自己的长矛被那完颜斡鲁古死死握住,当他想松手的时候却是已经彻底的晚了。

脑浆迸裂,巨大的锤子一次就将这位陕西节制司将官给活活打死。

贺师范最终还是死在了他的骄傲自大上面。

与此同时那刘仕忠和寇鱼两人也再次会和,配合同样冲杀过来的席贡想要将那完颜斡鲁古拦住斩杀。

可在他的进攻之下却是节节败退。

赵桓身边的赵秉渊,韩常还有猛将姚平仲也都脱不开身。

粘罕以金军之中所有猛将组成了敢死士,第一时间冲上城墙打开缺口,那完颜斡鲁古不过就是其中的一人罢了。

甚至粘罕自己都已经即将登上城墙。

大宋兵马全部都厮杀了上去,王庶带着兵马不断的冲杀,却是在越来越多的金人面前显得那般拙劣。

情势已经对于宋军越发的不好,完颜斡鲁古成为了金人主要的突破口,越来越多的金兵冲上了城头和他们厮杀起来。

刘仕忠被抓住机会一锤打断了右腿,行动不便的他对上了数十名金人士卒,然后斩杀二十余人之后被乱刀砍死。

寇鱼步入了贺师范的后尘,死在了完颜斡鲁古的手中。

席贡带着亲兵仍然在苦苦坚持,他们还在坚持,他们坚信这一仗绝对不会就这么被金人轻松的取胜。

伤亡在不断的加大,曾经的陕州大将王庶也死在了乱军之中,最后他看向了那仍然面无表情指挥战场的曲端。

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直到金人已经上来几乎千人,直到这长安城的一角已经被金人彻底的占据,直到赵桓斩杀了四十多名因为害怕想要逃走的宗亲。

曲端终于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敢死士,冲杀!”

“点火油!”

一声令下数百名一直站在曲端身后的士卒直接冲了出去,他们所有人都在自己的身上浇灌了火油,在冲入敌阵的那一刻。

他们点燃了自己身上的火油,然后顿时火光蔓延了起来。

无数士卒在火焰之中哀嚎,就连完颜斡鲁古都在这一刻中了招。

而这里面,那陕西抚谕使谢亮露出来一脸的惨笑,再次颤抖着握着长矛,嘶吼着冲了上去。

“杀敌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